— 虹瑛☆坟头草两米高 —

【all叶】Nirvana(1)

拖了这么久才更新不是我的锅

家教设定,ooc ooc ooc【重要的事说三遍

看完了自己写的内心大写的【什么鬼】qwq

=================

 

Chapter 1

 

兴欣就是一个冷清且破旧的小酒吧,幼时的陈果是这么想的。

 

直到父亲将酒吧交给她并告诉她酒吧的真正“用途”后,陈果觉得自己二十多年的世界观就这么碎了,还是干净彻底的那种。

 

且不说隔三差五来歇脚的自由能力者,光地下室那些“家伙”就够让“光明世界”的法律给她个十年八年的。

 

然而这里可不是那边那样的秩序。慢慢经营了一段时间后陈果发现年轻的自己真的是想太多,作为联盟下的哪怕是再小的组织,也不会成天有进号子的担忧,这也是联盟对所有能力者的许诺。

 

能发现兴欣酒吧的绝不只是来喝酒的,否则整条街的酒吧都该关门大吉了。所以看到进来的男人陈果的第一反应:这是道上的人。

 

“我就是,先生您想喝点什么?”陈果侧过身让男人能够看到她身后的酒架,一边暗自打量这个男人。

 

不是平时的常客,也并没有普通能力者身上的那种火炎的威压感,就像个普通人一样。或许真是自己太想当然,普通的酒客里也是会有寻清净的怪人。

 

陈果刚收回目光,打算为这位奇怪的顾客推荐几种好酒的时候,男人略带沙哑而又慵懒的声音打在她的耳膜上,陈果愣了一下,不过让她吃惊的是男人说的话。

 

“这些就免了,不过如果有diverse weather,我倒不介意多来几杯。”

 

嘴角微微翘起,男人略带笑意地看着陈果僵硬地转过头来惊讶的望着他。

 

一句话表明身份。Diverse weather搁哪个酒吧人都会甩你一句神经病然后走人,不过陈果知道,这是能力者来确认组织的暗语,然而也只有A级以上的能力者才会用的谨慎手段。

 

看样子,这个人来头不小。

 

“当然有,不知您要哪几种材料?”

 

男人嘴角的弧度更大了,连语调似乎都带上了笑意:“rainbow所有的,有劳了。”

 

一般作为组织给出答复后都会象征性地问对“材料”的需求,也就是属性的多少,来试探对方的能力。普通的自由能力者会说出一到两种,三种就很少见了,基本上都已被大的组织收纳,就算是领域内最厉害的大神,不过也以四种属性封顶,这个人张口就来所有?他怎么不说自己就是一彩虹人来拯救联盟的?

 

“你这么说我怎么知道是不是真的?”收起了自己的下巴,陈果小声问道。

 

“试试不就知道了。”男人伸出插在口袋里的手。那双手,用陈果的脑内活动来讲就是:一个大男人长那么好看的手作甚!?

其实也不怪陈果默默吐槽,任何人看到这双手可能都要小小的赞叹一下。白皙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不似女人的阴柔,却也没有粗糙厚重的感觉,是那种清秀但能给人一种安全感的手。

“愣着干啥?拿来呀。”见陈果盯着自己的手没反应,男人又出声催促道。

“……拿什么?”

“炎石啊,”看陈果的反应,男人叹了口气,“不会是没有吧?”

陈果略有些尴尬地摇摇头,她这里虽说是个组织,但毕竟不是很有名,不过是为能力者们提供一个歇脚和情报交换的小地方。即使哪怕是再小的组织联盟都会给予保护,但是你发不发达又是另一回事了,一般强大的组织都是高手云集,都或多或少掌握着一些“物品”的流通和生产,小资本阶级的陈果怎么能搞到这些高级货?从常客的嘴里听到一些也就差不多了。

男人仿佛也是想到了这点,没有再刁难陈果,只是这没有东西,那要怎么检验?

 

“得,那哥就给你个小福利见识一下。”男人摊开手掌,手心处微微发着光,然后就有数种火炎窜出。

不多不少,正好七种。

七种属性的火炎各自形成球状,在男人手心中快速旋转着,陈果还没来得及惊讶,就看到男人手一挥,火炎顿时化作数股飞向酒吧内各个桌子上的装饰蜡烛,火炎没有烧毁家具,只是将蜡烛的灯芯点燃了,酒吧内瞬间浸染上了一种奇异的颜色。

好熟练的控制!陈果不禁想到。如果能拥有七种火炎已经能让人惊讶了,那么如此熟练地运用只能用惊艳来形容,毕竟对火炎的掌握本来就不是易事,拥有越多属性火炎的人如果控制不好的话遭到的反噬就越汹涌,更遑论控制?就是陈果这几年一再小心地研究,也才只能堪堪控制住一种晴之炎而已。如果以前有人和她说存在这种熟练掌握所有属性的人,她一定会笑那个人说别做梦了,这不可能。

但是她现在可笑不出来,因为这个不可能正站在她面前笑得一脸得意:“门口我看有贴着加了火炎覆盖的招聘启事,不知道老板娘看我这算不算合格呢?”

陈果仍旧有些发愣,不过还是僵硬地点了点头。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男人起身,随意地甩了个响指,七彩的蜡烛应声熄灭,小小的酒吧又恢复了之前昏暗灯光照耀的惨淡模样,好像之前那些绚丽的彩光没有存在过一样。“老板娘给找个地方住吧?”男人说着就往酒吧的后院走去。

“欸?啊,等一下!房间不在那边!还有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原来是哪个组织的人啊?”陈果终于回过神,朝男人的背影喊道。

男人停下脚步,转身掀下兜帽,笑道: “我叫叶修,你就当……我是个无组织的游民吧。”

--

当初也许就不应该糊里糊涂的把这个家伙留下来,陈果用眼刀子小小地剐了一下坐在吧台角落烟雾缭绕的人。自从这个叫叶修的男人颇有些自说自话地留下来之后就很少在正常的时间点看到他,来店里的第二天就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把奇形怪状的伞,甚至还用那把破伞打败了唐柔。也许真的是自己修为不够,陈果觉得有点看不懂这个家伙了。

唐柔作为一个拥有两种属性的能力者,在兴欣网吧的范围内也可以说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强悍,多少人曾拜倒在她的战矛下,这让她一度觉得能力者之间的斗争也不过如此,有人来挑事,那就打回去。然而现在那柄战矛就那样一次又一次地被那个男人给轻松挑落。

“小唐的控制不行啊,回去还要多练练。”将变化成战矛的千机伞扛在肩上,叶修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点上。

陈果在旁边气的直跳脚,唐柔见状赶快跑过去顺毛,叶修倒也没在意,揉了空烟盒往垃圾桶里一扔,嘟囔着要买烟了便转身朝不远处的便利店走去。

安抚好了陈果的唐柔捡起战矛,望着不远处那懒散的背影,想起了刚才那个人浑身散发出的凛冽的斗气,同是岚之炎自己却被压制着打,还有那战斗时平常看不到的认真的神情。

也许,联盟的战士们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弱。

“果果,能力者的事可以详细跟我说说么?”

看着陈果惊喜的表情,唐柔不禁莞尔。

叶修是么?总有一天我会打败你。

 

将烟扔到柜台上的叶修打了个喷嚏,把千机伞往肩上背了背,扯下刚才为了活动方便而拉上去的袖子,盖住了小臂上几近消失的蜿蜒的疤痕,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又往柜台上扔了一卷保鲜膜,结账,走人。

 =============================

tbc

下次更新有没准了2333

评论(18)
热度(41)

2016-02-18

41